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淺析跨文化交際視角下電影《喜宴》所體現的中西方文化差異

作者:未知

  摘要:電影《喜宴》在美國背景之下展現了中國文化的細枝末節,在對故事進行敘述的同時展現了中西方家庭觀及婚姻觀的強烈對比。該電影以一種輕松的方式映射了現實生活中中西方的文化差異,通過分析這部電影,可以幫助觀眾更好的了解中西方文化的不同之處。
  關鍵詞:《喜宴》;跨文化;中西;文化差異
  1.引言
  近年來,電影行業迅速發展,各種不同題材的影視作品層出不窮。而在1993年由李安執導的《喜宴》卻在經過了20多年之后依然頗受觀眾喜愛,成為體現中西方文化對比的經典之作。該電影為李安導演“家庭三部曲”中的第二部作品,以一種悲喜劇的形式向觀眾展現了中西方人在對待家庭與婚姻上的不同態度,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對一些中國傳統式思維進行了反諷。獨特的表現手法及鮮明的主題使得多年來學術界對于該電影的研究從未停止,眾多學者對電影的人物、電影導演的藝術特色或其敘事主題等展開了豐富的研究,其中便不乏眾多從跨文化視角進行的研究。早在2008年,陳京麗便從家庭倫理觀、中西文化特征及中西方解決婚姻矛盾方式三個方面來分析《喜宴》中所反映的中西方文化差異,這個時期的研究相對較為寬泛,對電影中整體的中心思想進行了整合分析,為早期對該電影的跨文化研究奠定了基礎;而近年來更多針對該電影的具體性研究開始涌現出來,王一迪、江蒙夢及何芳三人在2017年研究了電影中所體現的中國傳統觀念在與不同文化碰撞中的堅守與妥協,通過對電影中人物的動作及語言變化分析出妥協的過程;2018年,楊晶以該電影為例,從家庭結構及家庭關系兩個方面探討了中西方家庭文化的差異,并在此基礎上對差異形成的原因進行分析,總結出傳統經濟以及不同文化背景的不同導致了這些差異的產生;同年,徐夢、張劍平兩人對《喜宴》電影中的中西方婚姻觀進行了分析,探討中西方在婚姻儀式及婚姻目的兩個方面上的差異,并分別對中西方文化環境背景進行分析,總結中西方婚姻觀存在差異的原因。基于以上研究,本文將通過對該電影中人物對話進行研究來分析中西方
  2.電影《喜宴》內容介紹
  電影《喜宴》講述的主人公是一位叫做高偉同的定居在美國的同性戀者,他與男朋友賽門一起生活。而遠在中國的偉同父母卻并不知道這一切,一直催著他結婚生子,即便是在偉同提出了一系列的極高要求之下,高父高母依舊找到了合適的對象,并安排她前往美國和偉同見面。無奈之下,賽門建議偉同假裝結婚來瞞過父母,于是,偉同決定和借住在自己公寓的中國非法移民威威進行假結婚,這樣一來,不僅可以瞞過父母,還可以解決威威的綠卡問題。而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高父高母異常欣喜并決定前往美國為兒子操辦喜事,各種人際沖突與情感糾葛便就此展開。在這部電影中,觀眾可以明顯的感受到中國傳統文化在西方背景之下的種種沖突,也正是中西方文化的強烈碰撞推動了電影故事情節的發展,制造了一定的喜劇效果并為故事結尾帶來了一個溫暖的結局。
  3.電影《喜宴》中所體現的中西方文化差異
  《喜宴》這部電影作為李安導演的“家庭三部曲”之一,可謂是一代經典之作。故事中的中西方文化碰撞更是電影情節發展的助推器,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學術界歷年來對其的研究從未間斷,接下來,本文將從家庭觀念、婚姻觀念、人際關系及餐桌文化等方面來對電影中所體現的中西方文化差異進行分析。
  3.1中西方家庭觀念的差異
  中國人崇尚“家庭本位”的觀念,將家庭利益放在第一位,一個人處在社會上代表的是他的家庭,如果做錯了事就是對不起父母、對不起祖宗;反之,如果取得了什么喜人的成績便是“給祖上添光”,也就是漢語中所講的“光宗耀祖”。因此,中國父母通常會非常關心兒女的婚嫁問題,在談婚論嫁的時候也相當看重兩方的家庭情況。相反,西方人較為崇尚個人主義,認為相比家庭,個人喜好及意愿更重要一些,西方父母也更愿意接受子女在很多方面自己做出的選擇。在電影中的這對來自中國的老夫妻便無時無刻不表現出中國人對待家庭的重視,從電影一開始高母寄給偉同的錄音帶中就可以看出高母對于兒子婚姻的十足重視,一直催促兒子快些結婚生子,并且在兒子提出離譜的擇偶標準之后依舊可以挑選出合適的對象,足以見得一位中國母親對于家庭延續的極大重視,這樣一個發生在二十幾年前的故事放在當下的中國依舊讓很多中國年輕人產生共鳴。在高父高母到達美國,見到兒子的結婚對象威威之后,兩人發生了接下來的對話:
  高母:“你覺得怎么樣?”
  高父:“好!能生能養。”
  在這段對話中,高父對于兒媳婦的第一眼評價便著眼于她生育下一代的能力,而不是針對威威這個人本身的一些品性特點,之所以從生育能力的角度來看待一位女性,是因為高父考慮到了自己的家庭延續問題,將家庭放在了第一位。在中國,這種對于家庭延續的重視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人們對女性的歧視,認為女性一生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傳宗接代。也正是這種重視,導致多數中國人,尤其是父母親很難接受無法生育后代的同性戀,中國有種說法叫做“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不能為家族延續香火被認為是一種極為不孝的行為,電影此處的對話也正是為后面的矛盾激化奠定了基礎。
  此外,“家庭本位”的觀念使得中國人在談婚論嫁之時也相當的看重彼此的家庭情況,中國有種說法叫做“門當戶對”,講的便是男女在談婚論嫁時應該注意家庭背景的問題。電影中,在從機場回家的路上,高父高母與威威進行交談,重點詢問的是她的家庭情況,包括家中有沒有兄弟姐妹等。由此可見電影中所體現的中國人對于家庭的重視。
  反觀電影中偉同的男朋友賽門,作為一個處在西方文化背景下的人,賽門在整個過程中并沒有受到其父母的任何干涉。相比高偉同這個受縛于家庭的人,賽門則顯得更加自由、不受束縛,兩人之間之所以會有這么明顯的對比正是因為他們的家庭所遵循的不同的觀念,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相比中國父母,西方父母更容易接受同性戀,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尊重個人的選擇;另一方面,他們對于子女傳宗接代的事情也并沒有苛刻的要求。   3.2中西方婚姻觀念的差異
  這部電影最凸顯的文化對比便體現中西方不同的婚姻觀念上,此外,該電影取名“喜宴”,也正是婚姻觀念的一個實體化表現,喜宴所體現的便是中國人對于婚禮形式的堅守。首先從婚禮來講,中國人自古喜歡熱鬧,早在古時候,嫁娶事宜便是大操大辦,請來所有親朋好友一同慶祝的,眾多親友帶來禮金作為祝福并且一起享用酒席,來對新人表達自己的祝福。在中國人看來,婚禮不光是對兩位新人結合的見證,更重要的是要聚集身邊的親朋,在熱鬧喜慶的氣氛中做足排場。但是對西方人而言,婚禮不需要拘泥于形式或排場。由于信奉基督教,西方婚禮通常在教堂舉行,兩位新人在神父的見證下宣誓雙方對這份愛情的忠貞。在電影中,高母為了給兒子操辦一場滿意的婚禮,從國內給威威帶來了手鐲、項鏈和胸針,還特意為她在最好的店里定制了一身旗袍,可謂是為了婚禮做了充分的準備。而在后來高母和偉同的對話中,卻可以明顯看出中西在看待婚禮上的截然相反的態度,在得知兒子下午要去公證結婚時,高母和兒子發生了如下對話:
  高母:“偉同,我和你爸大老遠跑來,你辦事怎么可以這么草率呢?”
  偉同:“媽,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跟威威都很忙,我們也都不注重形式的。”
  ……
  高母:“我們光在臺灣就收了美金三萬多的禮金,這一趟全都帶來了,就是給你辦喜事用的,你這個樣子,我們回去怎么交代嘛!”
  偉同:“我結婚又不是為了給人家交代。”
  高母:“不交代你結什么婚嘛!”
  這段對話中,高母和偉同各自表明了自己心中對于婚禮形式的堅守,高母堅持中式婚禮的面子問題,而偉同則堅持西式婚禮中的自我意識,中西方看待婚禮的對立差異在這一段對話中體現得淋漓盡致。此外,對話中提及的禮金,也是中國婚禮所特有的一種祝福方式。相比而言,西方人則更加看重親朋的祝福。
  除了看待婚禮的差異,中西方在看待婚禮中男女關系及地位問題上也存在著一定差異。通常來講,中國人有個說法是“男主外,女主內”,也就是說結婚之后的男女生活分配應該是男性以家庭以外的工作為主,而女性則應該負責家庭以內的相關工作,比如洗衣做飯等,這種觀念使得很多人都理所應當的認為女性應該精通一切家中事務。相比較而言,追求個人主義的西方文化更加看重個人選擇,在家庭分配中通常沒有明顯的劃分。而在電影中的威威便是對廚藝一竅不通的文藝女青年,為了滿足高父高母對于兒媳婦的期望,在廚房中與廚藝精湛的賽門上演了一出緊急換位。正在炒菜的賽門在高母進入廚房時,立馬躲到一邊,讓威威假裝炒菜,該片段中雖然并沒有提及任何中國人對婚姻中男女關系的看法,但是賽門和威威的表現卻恰恰表現出了中國父母對于婚姻中男女關系及地位的看法。
  3.3中西方人際關系的差異
  除了前文提到的中西方家庭觀念及婚姻觀念的差異之外,電影中的許多細節也體現出了中西方人際關系的差異。在高父高母到達當晚,賽門分別送給兩位老人一份禮物,因為高父心臟不好,血壓高,所以賽門送給他一個血壓器,并用中文說希望高父有了這個儀器之后,可以未雨綢繆;至于高母,賽門送她一個營養面霜,并說這個面霜對老年女人的皮膚非常有好處。而二老在收到這樣的禮物時臉上卻略顯尷尬,高母還糾正賽門說:“你是祝我永葆青春吧?”這個送禮物的片段清楚的體現了中西方人際交往方式的差異,中國人在交往過程中講究委婉吉利,會盡量避免疾病災難等問題;而西方人更注重實際問題,所以賽門送出的血壓器對于兩位老人來講便有些不好接受,因為在他們看來這便是不吉利的。同樣,在送營養面霜時賽門所說的話也沒有注意到委婉,直接指出面霜為老年女人使用,而高母的糾正便將中西方的不同交流方式清楚的體現出來了。
  此外,在中國傳統觀念中,很多人際關系都有著明顯的階級分明。中國人認為人是不平等的,強調一種“倫理”觀念,比如上司下屬關系、父子關系等是不能被顛覆的,而這種不平等在中國人看來是合理的,也是必須要遵從的;相反,西方人由于受到“神本位”及“個人主義”的影響,認為大家都是上帝的子民,人人都是平等的。所以在很多情況下,西方人可以直呼父親或是上司的名字,但是這種情況在中國是很少見的。在電影中,高家一家人在餐廳偶遇當年高父的手下老陳,在與高家人的對話中,老陳稱高父為“師長”,高母為“師長太太”,稱高偉同“少爺”。從這一系列的稱呼中可以看出老陳與高家人之間所存在的明顯的階級關系,并且老陳在對話中也是小心翼翼的彎著腰表示恭敬。從年歲來看,老陳應是高偉同的長輩,但是在偉同提出不要再叫他“少爺”之后,老陳依舊沒有改變,由此可見偉同想要保持平等地位的意圖,而老陳卻始終堅守中國文化中所提倡的尊卑之別。在后續的一段對話中,這種堅守體現的更加透徹:
  高父:“坐!”
  老陳:“師長,太太,你們別折騰死我老陳了,有你們兩位在,我怎么敢坐啊?”
  從這段對話中可見老陳思想中固守的中國傳統觀念,他愿意接受這樣一種合理的不平等,從語言到肢體行為無處不體現著他與高家之間的階級差別,而這樣的情況在西方人的交際中幾乎是很少看到的。
  3.4中西方餐桌文化的差異
  電影中多處出現用餐的場景,這些場景同樣從細節之處體現了中西方的餐桌文化差異。首先在用餐量上來講,中國人講面子,所以通常盡量多點些菜放在餐桌上,一方面看起來很好看,為做東的人撐場面;另一方面也體現出東家的熱情。在中國的餐桌上,如果來客將所有食物都吃光,東道主可能會擔心客人沒有吃飽,所以在準備的時候都會多備一些,這樣的習慣雖然是處于對他人的考慮,但是在現實生活中,這種觀念卻在中國造成了很多對食物的浪費。而西方人更加注重實際需求,并不會很在意面子等問題,所以在餐廳點菜時盡量依據用餐人數來確定點菜數量,避免浪費。在電影中,公證結婚之后賽門提議由他做東去餐廳吃飯慶祝,餐廳老板看到自己曾經的上司來餐廳吃飯,便立馬交代廚房多加了兩個菜,到了飯桌前的第一句話也是“怎么就點了這么幾個菜啊?”雖然高母表示他們已經吃飽了,但老陳還是將加的兩個菜端上了飯桌。從這個片段來看,老陳所代表的正是中國餐桌文化,而以賽門為代表的高家眾人則代表了西方餐桌文化,在這里,中西方的餐桌文化差異也表現得極為明顯。
  4.結語
  通過對《喜宴》這部電影的整理分析,不難發現其中的許多細節之處都在體現著中西方文化的碰撞,這些碰撞在故事發展中起到了必不可少的作用,但也隨著故事發展漸漸的在融合——偉同終于為了滿足父母心愿大操大辦了自己的婚禮、偉同的父母最終接受兒子是個同性戀的事實以及故事最后高偉同、賽門和威威最后相擁在一起等情節,無一不令人為之感動。電影的名字“喜宴”也終于是呼應電影溫馨有愛的結尾。中西方文化的發展皆是經過一個長期過程而形成的,由于不同的經歷,所形成的文化形態固然不同。隨著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愈加頻繁,中西方文化碰撞也愈加激烈,目前,中西方跨國戀人,跨國婚姻已是常態,都是基于不同文化背景下相互包容和磨合而成的。因此,只有理性思考,積極探索,加強中西方文化的交流融合,才能有效促進中西方文化的共同發展、避免文化差異所導致的文化沖突。對觀眾而言,觀看這部影片不僅能夠幫助反思本族文化,也能更加了解西方文化,并用開放包容的心態去接納其他文化。
  參考文獻
  [1]陳京麗.中西方文化差異在電影《喜宴》中的反映[J].西安建筑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27(2):69-69.
  [2]徐夢,張劍平.論電影《喜宴》中西婚姻觀的差異[J].大眾文藝,2018(17).
  [3]王一迪,江蒙夢,何芳.從《喜宴》看中國傳統觀念的堅守和妥協[J].電視指南,2017(8).
  [4]楊晶.試談中西方家庭文化差異——以電影《喜宴》為例[J].文教資料,2018(5): 97-98.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xvthda.live/1/view-14849853.htm

?
内蒙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