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馬克思共同體思想的當代闡釋

作者:未知

  摘 要:馬克思關于共同體的理論探究,緣于對特殊利益與普遍利益相互對抗的現實分析。馬克思在歷史邏輯中區分了“真正的共同體”和“虛假的共同體”,分析了人類共同體建設的不同歷史形式,在自由人聯合體的系統闡述中完成了對社會共同體的理論闡釋。馬克思的共同體思想為我們討論人類解放主題提供了新的理論視角,也為新時期推進建設人類共同體提供了方法論啟示。
  關鍵詞:馬克思;共同體;真正的共同體;虛假的共同體;當代
  中圖分類號:A81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1502(2019)05-0064-07
  馬克思在考察人類歷史發展過程的基礎上,提出了“真正的共同體”“虛假的共同體”等重要范疇,闡述了內容豐富的共同體思想。馬克思的共同體思想重點在于闡釋人類解放的現實歷史過程,目的是探索揚棄資本主義的現實道路。馬克思的共同體思想,具有豐富的歷史內涵,為我們思考當代人類社會發展主題提供了重要的理論視角。
  一、馬克思共同體思想的理論緣起
  不同形式的特殊利益與社會普遍利益的對抗,是馬克思重新審視國家理性并提出共同體思想的根本原因。由人的類本質決定的社會共同利益與現實分工造成的特殊利益分化,是虛假共同體出現及統治思想普遍化的根本原因。虛假共同體及其統治思想的消除,有待于階級及其特殊利益的消亡。
  (一)國家利益分化是共同體思想的現實起點
  馬克思分析共同體是從萊茵報時期開始的,他從社會最底層的現實利益出發,指責國家沒有起到普遍利益維護者的作用。在馬克思看來,按照啟蒙思想,國家作為普遍利益的代表,是“合乎倫理和理性的共同體”[1]存在,但是社會現實卻表明,現實中的國家是普遍利益的虛幻代表,它真正代表的是現實社會中的特殊利益。所以,馬克思指出,《萊茵報》強調的是國家作為共同體合不合乎社會倫理和國家理性,關注的是這種合乎社會倫理和國家理性的共同體如何實現。
  馬克思在“第六屆萊茵省議會的辯論(第三篇論文)——關于林木盜竊法的辯論”一文中,通過實例分析了國家與特殊利益的現實關系。在馬克思看來,在現實社會生活里,貧苦階級的存在本身在有意識的國家制度范圍內還沒有找到應有的地位,不是貧苦階級不愿意找到自己在國家制度范圍內的地位,而是因為利益是講求實際的,貧苦階級在現實生活中沒有獲得身份地位的利益基礎,林木占有者更愿意把國家下降為特殊階層利益的代言人,而不愿意把國家當作是所有階層的利益代言人。馬克思說,按照自己的理性、自己的普遍性和自己的尊嚴行事,保護所有公民的權利、生活條件和財產,這是國家義不容辭的義務。但是林木所有者不希望國家這樣行事,他們把自己的特殊利益打扮成國家的普遍利益。可見,在現實的世界中存在著許多種利益,某些人把自己的私人利益看作是世界的最終目的,這樣國家就容易成為特殊利益的工具,從而使自己脫離了國家的一般理性。
  在馬克思的心目中,黑格爾哲學體系中的國家理性已經遠離社會現實,失去了對社會生活的指導意義。按照國家理性的原則,萊茵省等級會議應該戰勝特殊等級,那個代表普遍利益的大寫的人應該在爭論中獲勝,人應該戰勝林木所有者。而實際情況是,省等級會議沒有在特殊利益與普遍利益沖突中站在普遍利益一方,而是降格為特殊利益的代表。特殊利益打扮成國家的普遍利益,從而國家也下降為虛假的共同體。可見,從現實社會看,國家并沒有真正同社會共同利益統一起來,這種國家顯然不符合黑格爾語境中的國家理性。馬克思強調,正像一個鐘表匠,正確的做法是根據太陽來校正他的鐘表,而不是想根據他的鐘表來校正太陽;在普遍利益與特殊利益立場上,人們需要堅守國家的普遍性立場,使國家實現為名副其實的共同體。
  (二)人是一種社會存在物是共同體思想的理論前提
  人作為社會存在物指向的是人作為社會總體的存在意義,因此,馬克思特別重視對“社會”的分析。馬克思解釋說,人作為一種社會存在物,即使人類個體看起來似乎可以體現為個體性,似乎跟社會共同體沒有多少關系,但實際情況是,即便如此,這個人類個體還是處于社會生活當中,并表現為社會性存在。馬克思用類生活這個概念來表述這種復雜的共同體生活形式,這種共同體生活形式在資本主義社會體現為被特殊利益分化所驅使的社會生活異化。這是馬克思從本體論角度對共同體的理論闡釋。
  馬克思還從現實歷史出發,按照社會分工歷史發展的基本邏輯,闡釋了共同體的歷史淵源,具體分析了個體的特殊利益與社會共同利益的關系。馬克思得出結論說,共同利益是存在的,它就是所有相互交往的個人的共同利益,與之相對的是每個個體和家庭的特殊利益。為了解決由特殊利益與共同利益相互矛盾和對抗而產生的現實問題,國家便以共同利益代言人的形式出現。在階級社會里,國家僅僅是共同利益的虛幻代表,它并不真正代表社會的共同利益,馬克思稱國家為“虛幻的共同體的形式”[2]。之所以說國家是虛幻的共同體的形式,是因為每一個力圖取得統治的階級,都必須首先奪取政權,以便把自己的利益又說成是普遍的利益,這樣才會使其他階級與它一起戰斗。任何特殊利益的代表看起來是與特殊利益作斗爭,實際上是為了實現特殊利益。因此,被喊出口號的共同利益實際是虛幻的,它仍然是一種特殊的普遍利益。
  國家作為虛幻的共同體形式的現實存在,意味著特殊利益和共同利益之間是現實分裂的,普遍利益變成了人類個體的異己力量,這種力量與現實的人相對抗,還把現實的人類個體局限在既定的奴役范圍,從而把不自由強加給人類個體。在自然分工條件下,作為虛幻共同體的國家本身是解決不了特殊利益與共同利益之間的矛盾的。但是,在實行自愿分工的共產主義社會里,由社會調節著整個生產,人們活動范圍會大大擴大,人們將獲得全面發展,可以隨自己的興趣選擇活動領域和工作環境,人類個體真正生活于現實共同體之中,人類也就真正實現了自由。
  (三)共同體在階級社會是一種意識形態   新興的階級在取得統治地位之前,為了動員最廣大人民群眾,就有必要以社會共同利益的代言人形象標榜自己,以此掩蓋本階級為了特殊利益而斗爭的真實意圖。與這種共同利益外觀相對應,這個階級把自身的思想觀念標榜為具有普遍性意義的思想觀念,這樣一來,本來代表特殊利益立場的思想觀念就被思想家們賦予了理性化和普遍性外觀。其實,未來的統治階級之所以這樣做,都是為了團結其他一切非統治階級的階級,為實際地對抗舊的統治階級。同時,人類歷史表明,相比于統治階級的利益實現而言,新興的階級在爭取自身權利的初期所表達的利益訴求,與被統治階級的其他成員有更多的一致性,這與這個新興統治階級成為真正的統治階級以后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這樣就很容易讓人們相信這個新興階級利益的普遍性特性。
  從歷史發展規律來看,歷史上新的階級賴以實現自己統治的基礎,總比它以前的統治階級所依賴的基礎要寬廣一些。而隨著歷史的不斷進步,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之間的對立和沖突也更加顯得廣泛而深刻。因此,每個時代的被統治階級反對統治階級的斗爭中,在否定舊社會制度方面,又要比過去的階級斗爭更加顯得堅決和徹底。資產階級對抗封建統治階級的斗爭如此,無產階級對抗資產階級的斗爭更將如此。因此,新興的統治階級開始時總是以社會全體群眾的姿態出現的,事實上它確實也帶有這種普遍性,這就為共同體成為一種意識形態提供了基礎。
  在階級社會里,國家作為虛幻的共同體形式,轉化為意識形態得以維持,在現實生活中表現為相對獨立的意識形式:“在貴族統治時期占統治地位的概念是榮譽、忠誠,等等,而在資產階級統治時期占統治地位的概念則是自由、平等,等等。”[2]552只有當人類進入無階級社會,人類社會才會杜絕把某個特殊階級的利益說成是整個社會普遍利益的現象,反映統治階級統治理念的抽象而普遍的統治思想也就沒有存在的歷史必要了。顯而易見,馬克思、恩格斯又回到了他們的價值原點:打破虛假的利益共同體,實現真正的普遍利益。
  二、馬克思共同體思想的基本內涵
  馬克思通過真正的共同體與虛假的共同體的對比分析,揭示了真正的共同體得以實現的基本條件。基于人類解放歷史邏輯的分析,馬克思闡述了由虛假的共同體走向真正的利益共同體的歷史脈絡。在關于未來社會自由人聯合體的系統闡述中,馬克思完成了關于社會共同體的現實闡釋。
  (一)“真正的共同體”和“虛假的共同體”存在重要差異
  個人的自由與社會共同體的關系是馬克思重點關注的理論與現實主題。在歷史分析的基礎上,馬克思提出,個人生存與發展離不開社會共同體,沒有社會共同體為基礎的個人發展是不現實的,因此,在破除舊的社會共同體之后,還得重建一種新的社會共同體。原因很簡單,人的社會存在物,離開了社會共同體,個人的發展就失去了社會基礎。具體到現實生活,社會共同體為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提供現實手段,因此,在社會共同體當中,個人才可能實現真正的自由。籍此,馬克思提出了“真正的共同體”和“虛假的共同體”,并對兩者作出了區分。
  從個人與階級的關系角度看兩者的區別。在虛假的共同體中,個人的全面發展和自由實現并不具有普遍性,只有那些屬于統治階級范圍內的成員,他們才具有在現實生活中實現全面而自由發展的條件和可能性。對于階級隸屬中的個人而言,這些個人處于本階級的整體生存條件下才成其為階級個體,因此,這個階級共同體是帶有階級屬性的個人的共同體,一旦超出這個階級范圍,個人就不屬于這個共同體,這樣的個人是作為階級成員而存在的。而真正的共同體是社會共同利益的普遍性代表,個人不需要有階級身份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這個共同體的成員,這個共同體是個人實現自由的共同條件。因此,馬克思恩格斯說:“在真正的共同體的條件下,各個人在自己的聯合中并通過這種聯合獲得自己的自由。”[2]570
  從個人與生活條件的關系看兩者的區別。現實中的個人總是處于既有的歷史條件和社會關系范圍之內,在虛假的共同體中,現實的歷史條件和社會關系相對于個人來說是一種偶然性存在,這些條件對于被統治階級來說并非全面發展和自由實現的條件,相反,它們是統治階級獲得特殊利益的基本條件。在這種共同體當中,雖然也存在聯合,但這種聯合是因為分工使他們相互分離而成為必要,這種聯合對于他們來說是一種實際的異己的聯系。而在真正的共同體當中,人們有效調節自己的生存條件,個人把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各個人都是作為自由的個人參與到社會活動當中,不斷推進個人的自由發展和社會的進步。所以,馬克思恩格斯說:“它是各個人的這樣一種聯合,這種聯合把個人的自由發展和運動的條件置于他們的控制之下。”[2]573
  (二)在人類解放歷程中推進共同體的不斷發展
  馬克思把人類解放置于現實歷史過程加以考察,結合人類解放不同歷史階段系統闡述了共同體建構的歷史進程。
  第一,政治解放沒有完成真正的共同體的建設,它沒有真正解決人權、自由、平等和安全問題。從現實生活看,所謂人權、自由、平等和安全,都是與資產階級利己的人、私人利益、私人的任意行為以及脫離共同體的個體相聯系的,這里根本不存在類存在物,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類生活即社會生活。因此,政治解放的諷刺性在于,人們可以在政治擺脫宗教束縛的背景下獲得宗教信仰的自由權,人們在沒有獲得私有財產權的同時卻獲得了政治上確立的占有財產的自由,人們在沒有實際財產經營權的條件下獲得了自由經營財產的政治承諾。
  第二,政治解放的結果是普遍利益和私人利益之間的沖突,以及政治國家和市民社會之間的分裂。馬克思指出,政治解放并沒有完成人類解放,卻直接導致了個人生活和社會的類生活之間的分裂,人們的社會經濟生活也與國家政治生活形成了差異。資產階級建立起來的政治國家是一種特殊的類生活,看起來它是具有普遍性的社會生活,但市民社會領域是利己主義精神充斥其中的特殊利益爭奪主場所。馬克思說,在政治解放實現的地方,人們在思想意識和現實生活中都過著雙重的生活,即“天國的生活和塵世的生活。”[2]30這里,“天國的生活”指人們在政治共同體即在政治國家層面的虛幻的普遍生活,“塵世的生活”即市民社會中處于特殊利益對抗過程的生活。   第三,政治解放是人類解放在特定歷史階段的實現形式,并非人類普遍解放的最后形式。政治革命消滅了市民社會的政治性質,使各種關系向人自身復歸,它一方面產生了利己的、獨立的個體,另一方面把人歸結為公民,歸結為法人。馬克思把政治解放當作是國家唯心主義的完成,又把政治解放當作是市民社會唯物主義的完成。之所以稱之為唯心主義的完成,馬克思是指國家作為虛假的普遍的共同體的完成;之所以稱之為唯物主義的完成,馬克思指的是市民社會領域作為國家基礎的諸要素從政治生活實現脫離。政治解放沒有能夠使市民社會本身獲得徹底的解放,市民社會的徹底解放是人類解放的最高階段。
  (三)自由人聯合體是完成了的社會共同體
  在批判自由資本主義社會的基礎上,馬克思闡明了現實歷史主體實現全面而自由發展的關鍵,即建立自由人聯合體。馬克思認為,真正共同體的實現需要消滅妨礙個人自由的階級隸屬關系,而這只能建立在人類駕馭社會生產力的基礎上,這一歷史進程是由無產階級主導的共產主義運動所推進。
  第一,共產主義的目標是建立自由人聯合體。馬克思指出,作為改造社會的現實運動,共產主義與過去一切改造社會的運動具有重要的不同點。共產主義不僅要求推翻舊的生產關系和交往關系,而且要求推翻其基礎,消除人類社會歷史的自發性和偶然性,重建人類社會歷史的人性基礎,建立由聯合起來的個人自覺地支配生活條件的真正的共同體。
  第二,自由人聯合體是人類自由實現的最高形式。從人類解放的現實過程看,人類實現自由遇到兩個歷史障礙,私有制和虛假利益共同體。第一個障礙是最根本的障礙,它就是使勞動者處于被奴役地位的私有制。第二個障礙是與個體利益相對抗的虛假的利益共同體。在現實社會生活中,要使國家成為真正的社會共同利益的真實共同體,必須有公共利益的自由聯合。因此,要真正實現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這一基本社會價值理念,社會有必要以自由人聯合體的形式出現,一方面解放人的被奴役狀態,另一方面解決特殊利益與共同利益的對抗性問題。
  第三,經濟聯合是自由人聯合體的基礎。馬克思在闡釋自由人聯合體的過程中,強調了聯合的經濟性質:經濟聯合為自由人聯合體的建立創造物質條件。共產主義實質上的經濟性質是馬克思一直堅持的觀點,生產資料的集體占有等觀點是這一總觀點的具體化。馬克思認為,未來社會在社會生產資料的占有方式上將在兩個方面實現變革,首先是在社會層面,由社會直接和公開地占有社會生產資料,實現社會生產資料真正意義上的集體占有;其次是在個人層面,由個體直接和公開地使用社會生產資料,實現對現實生活資料和享受資料的真正意義上的占有。因此,共產主義將創造一種現實基礎,在此基礎上,與人相互獨立并且與人對立的社會條件,將被改造成適合個人實現自由的條件。
  三、馬克思共同體思想的當代啟示
  馬克思對共同體問題的討論是在人類解放話語體系中展開的,具有相對獨立的理論與現實意義。共同體思想為我們思考人類解放主題提供了新的理論視角,也為我們思考新時期人類共同體建構提供了方法論啟示。
  (一)共同體的價值目標是人類解放和人的全面發展
  馬克思的共同體思想是以人的社會關系為基礎的理論探究,區別于以往對共同體加以研究的抽象人道主義理論。共同體思想有一個本體性假設,即生活于和諧社會關系中的現實的人類個體才可能得到現實的自由,這一理論假設是被歷史唯物主義確證了的基本原理。每個社會的人類個體都是社會的,但社會本身相對于主體性實現來說卻不是中性詞,在階級社會它意味著自由或壓抑,因為階級社會里的共同體存在對一部分人來說是權利的被剝奪。因此,馬克思的共同體思想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走出那個讓一部分人感到壓抑和剝奪感的虛假共同體,從而歷史地走向以共同物質利益為前提的真正的共同體。
  在馬克思的整體理論視閾中,共同體從人與人之間關系出發尋找人類解放和人的全面發展的基本路徑,最終在共產主義社會的理論闡釋中實現為人與人之間的自由聯合。所以,共同體的本質是人與人的共同關系,人與人的自由聯合是共同體的真實歷史內涵。可見,如果我們離開自由人聯合體這一現實歸宿,抽象地討論共同體的現實歷史意義,我們便實際地離開了共同體思想的本真內涵與實踐指向。
  在民族國家內部,共同體的意義在于建立基于生產資料社會集體占有基礎上的人與人之間的平等關系,最終在自由自主活動基礎上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在民族國家之間,共同體的意義在于建立基于均等機會與和平發展基礎上的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系,最終建立不分性別和種族的世界范圍的人的全面發展新局面。這是馬克思1880年強調的全人類解放的世界藍圖:“生產者階級的解放是不分性別和種族的全人類的解放。”[3]
  (二)物質利益共同體是建立真正社會共同體的現實基礎
  歷史唯物主義告訴我們,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物質利益共同體對于建立真正的社會共同體具有基礎性意義。從馬克思理論闡述看,物質利益共同體對應的是人類解放的最后階段,它是政治共同體和倫理共同體得以實現的現實基礎。在沒有建立經濟共同體的虛幻的共同體中,民族國家內部體現為由階級利益主導的歷史發展過程,在全球范圍內則體現為由經濟發達國家主導的歷史發展過程。
  民族國家內部社會共同體的真正實現有待階級利益的消除,推翻以階級統治為主要形式的共同體,重建以經濟利益平等為基礎的社會共同體,這是一般的歷史推進過程。在已經消除經濟特權的社會主義國家,主要任務則轉化為消除利益之間的過度分化,在實際行動上推進解決貧富差距問題。新時期推進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基本理念,恰恰是對馬克思共同體思想立場和觀點的堅持和發展。
  民族國家間的共同體的真正實現有待經濟特權的消除,推翻以經濟特權甚至霸權為主要形式的國際關系,重建以經濟利益平等關系為基礎的國際社會共同體,這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得以實際建構的基本路徑。雖然,在社會主義國家內部,階級斗爭已經不是社會的主要矛盾;但是,在國際范圍內,階級斗爭從來沒有停止過,而斗爭的根源就是馬克思當時所分析的資本異化邏輯。因此,一方面,我們對資產階級是資本的人格化這一事實要有極其清醒的認識,對于資產階級意識形態推送始終保持高度警惕;另一方面,要努力推進社會主義經濟社會發展,在國際關系層面采取有力手段爭取足夠的話語權,致力推進由資本所主導的傳統國際關系的變革。   (三)共同體的建立是一個內容和形式不斷豐富的歷史過程
  人類共同體建設是人們很早就提出來的發展理念,雖然各地區和各歷史階段的表述不一樣。從歐洲的歷史看,資產階級革命實現的政治解放,它所打破的是以宗教為紐帶的政治共同體,它所確立的是啟蒙思想指導下建立的政治共同體。由于資產階級本身的歷史局限性,資產階級推動的政治革命不可能現實地完成社會共同體建設,也就不可能實現人類的徹底解放。因此,馬克思主義希冀實現政治解放之后的社會解放,推進建設物質利益共同體,真正建立起指向人類徹底解放和人的全面發展的社會共同體。
  馬克思的共同體思想向我們表明,共同體的文化形式、政治形式和經濟形式都是共同體在人們現實生活中的表現形式,在人類歷史發展的整體進程中,各種形式的共同體的歷史內涵將會獲得不斷的豐富和發展。至于民族國家或全球治理在某個特定歷史階段采取哪種共同體作為主導形式,我們需要結合具體的歷史條件加以考察與分析。但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推進人類共同體建設,必須堅持經濟是歸根到底的決定性因素的根本觀點,自始至終把物質利益共同體建設作為重點,協調推進其它形式的共同體建設。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426.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36.
  [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68.
  Abstract: Marx's theoretical inquiry into community stems from a realistic analysis of the confrontation between special interests and general interests. Marx distinguishes "real community" from "false community" in historical logic, analyzes the different historical forms of human community construction, and completes the theoretical interpretation of social community in the systematic elaboration of the community of free human beings. Marx's theory of community provides us with a new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for discussing the theme of human liberation, and also provides methodological inspiration for advancing the construction of human community in the new era.
  Key words: Marx; community; contemporary
  責任編輯:翟   祎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xvthda.live/4/view-15029488.htm

?
内蒙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