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偶像養成類”節目的符號學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偶像養成類節目是以培養出具備一定知名度且擁有粉絲基礎的偶像為內容的節目。偶像養成類綜藝《創造營2019》內容設置是101位男生參加才藝競演,經大眾票選后最終選出11位選手,成立新的偶像團體R1SE出道。文章以《創造營2019》為例,以符號學的視角對“偶像養成類”節目進行觀察探究與思考。
  關鍵詞:符號 能指 所指 偶像養成
  《創造營2019》節目的符號解讀
  節目定位。《創造營2019》作為一檔網絡綜藝節目,其主要受眾是年輕人,受眾群體決定了網絡綜藝節目的特征是年輕化、顏值化、個性化。《創造營2019》等偶像養成類綜藝節目為了滿足受眾的不同期待,對節目中“偶像”的形象都進行了一定的符號意義設計,團隊成員被包裝成為大眾喜愛和消費的意象。因此,節目中的選手在受眾眼前所呈現的特征都是年輕時尚、才藝突出、面容俊俏。該節目延續了以往偶像養成類綜藝的模式:自我認知、團隊競賽、優勢定位,目的在于打造積極、樂觀、有才華的青年偶像團體。與以往偶像養成類綜藝節目不同的是,《創造營2019》的節目組想要“重新定義男性審美”,節目中的成員都是頂級男團而不是初學者、練習生,所以節目獨特的定位引發了眾多女性粉絲對有才華、顏值的男性偶像的關注和對偶像訓練背后私人生活的好奇。
  《創造營2019》打破以往單一的臺前公演、臺后訓練的鏡頭呈現,增加了許多游戲環節,盡可能將學員們看起來放松、真實的一面呈現給受眾,在滿足受眾對參賽成員私人生活好奇心的同時打破了幕后和臺前之間的區隔,將參賽成員立體化的形象展現在受眾眼前。一方面是盡量使受眾不會產生節目組有意識地對選手進行形象建構的心理,另一方面有利于加強受眾對成員的進 一步了解,從而增強偶像與粉絲之間的情感聯系。
  內容解讀。首先,話題營銷。偶像養成類綜藝節目不僅需要憑借業務能力定高下的選秀元素還要同時具備綜藝的元素符號——話題,《創造營2019》持續的關注度與節目的話題營銷分不開。《創造營2019》主要的營銷宣傳陣地一個是騰訊視頻APP,另一個是微博。在節目播出之前,節目組就已經開始找尋可以營銷的話題來刷“熱度”,這也是該節目在還未呈現出足夠的內容卻熱度很高的原因。在騰訊視頻中節目組設置了一些話題點,比如“老臘肉現在追夢是否還來得及”“回鍋肉能否在小鮮肉中脫穎而出”“訓練時間短的成員能否后來居上”。雖然這些話題在同類節目中并不新鮮,但也為節目制造了極大的關注度。在微博中,《創造營2019》中的班主任蘇有朋和他的小虎隊首先將節目送上熱搜;之后憑借選手的舞蹈水平,成功掀起一波圍觀狂歡;接著是因為學員王晨藝因個人原因向節目組提出退賽,引發了行業內外的延伸思考:圍繞其退賽真相的種種猜測,實質是對“偶像品格”“網絡暴力”的又一次聚焦。
  其次,符號設定。今年的幾檔偶像養成類綜藝節目的設定都是為了給有初心、肯努力的人擁有實現夢想的機會。《青春有你》主題是“越努力,越優秀”,《以團之名》主題是“一起拼,更發光”,《創造營2019》的主題為“赤子之心,乘風破浪”。由于中國年輕一代受眾一直受到“韓國男團成員比女生都精致”的影響,在受眾心中男團的符號就是“缺乏陽剛”,《創造營2019》的節目組提高了對成員選拔的標準,在節目中這些選手身上的符號是對夢想的追求和執著,以及刻苦訓練的拼勁。
  除了節目自身的設定,選手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標簽符號,如以周震楠為代表的唱跳全能型學員。就選手的性格而言,活潑開朗的張顏齊在節目播出兩期后便獲得很多粉絲的擁護;邊緣社交恐懼的趙政豪讓受眾好像看到了自己,這些都無形中拉近了偶像與粉絲之間的心理距離。就選手的外貌來說,既有何洛洛這樣的漫畫型男孩,也有四正這樣的寸頭陽剛男孩,對“帥”這個符號有了更多元的解讀;還有專攻民族舞的魏伸洲,給《創造營2019》帶來獨特的民族元素,將流行文化與傳統舞蹈結合起來,給受眾不一樣的視覺體驗。在節目中不止有年輕人,還有一些擁有深厚舞臺經驗的明星如高嘉朗、張遠、馬雪陽等人,他們身上帶著一種“夢想被點燃”的符號,所凸顯出的態度與精神,也讓他們收獲了眾多的粉絲。
  “偶像”符號的娛樂化解構
  符號學理論中符號是能指和所指的結合體,能指是符號的物質形式,所指是這種物質形式所代表的意義。偶像符號的能指是偶像本人包括其面貌、體形等自然特征以及作為歌手、演員等社會角色的存在,而偶像符號的所指就是這些方面的結合體所代表的意義。中國眾多偶像綜藝節目中,偶像的符號意義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為人類做出過卓越貢獻的英雄形象或是被大眾所信奉、敬仰的神話般的人物,而是被大眾媒介賦予了娛樂的標簽符號,能滿足受眾一定的心理需求、能承擔受眾話題功能的娛樂化的人物形象。
  偶像的意義在媒介發展進程中有了一些變化和延伸,已經成為被包裝過的娛樂文化的符號。偶像養成類綜藝節目中的偶像,一方面是其自然人的特征被媒介隱去和弱化;另一方面,是經過大眾媒介使用各種片段性的節目制作手法賦予其某種被加工后的意義。此偶像呈現給受眾的已經不僅僅是偶像本身,更是一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被包裝過的文化商品,他自身的符號價值是滿足大眾媒介的娛樂需求。例如在《創造營2019》中,所有成員的出鏡形象都是時尚前衛、儀表不凡,因而參賽人員獲得了受眾對他們外表、衣品和才華的認同。
  在偶像養成類綜藝節目中,偶像已是具有娛樂效應的形象符號。大眾媒體著重呈現給受眾的不是偶像個人追逐夢想的過程,而是充分挖掘偶像具有娛樂消費價值的個人習慣、興趣愛好,甚至是私生活等內容。對于選手的新聞報道也是以衣著品位、花邊新聞為重點,偶像傳統的符號意義被解構和顛覆。現在這些“偶像”是由受眾創造出來的,完全顛覆了以往偶像所具有的崇高性。為了滿足粉絲的心理期待,媒體為這些選手加入了一些如時尚穿著、精致妝容、顏值追求等符合受眾口味的娛樂文化符號,在這一類綜藝節目中偶像的符號意義已經完全被“娛樂”和“粉絲”解構。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xvthda.live/7/view-15029585.htm

?
内蒙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